杂文百科

广告

造成杂文“误读”的原因有哪些?

2012-01-06 11:09:45 本文行家:方鸿渐

杂文本应该是富于变化、多姿多彩的,但是临了,却给人犀利批判,一脸的埋怨相苦逼脸,好像一提到杂文就跟吵架、脸红脖子粗这些短语相连。事实上,这些只是杂文的一个方面。杂文不只是这些风格,也不应该只有这些风格。那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杂文“误读”的结果呢?

造成杂文“误读”的原因有哪些?

文/方鸿渐

杂文本应该是富于变化、多姿多彩的,但是临了,却给人犀利批判,一脸的埋怨相苦逼脸,好像一提到杂文就跟吵架、脸红脖子粗这些短语相连。事实上,这些只是杂文的一个方面。杂文不只是这些风格,也不应该只有这些风格。那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杂文“误读”的结果呢?

你误读了吗?你误读了吗?


一、历史的问题。除了我们经常提到的“匕首标枪”杂文的典型代表鲁迅之外,还有一种比较有意思的说法。1912520日上海的《民权报》刊登了一则小文《杀》:熊希龄卖国,杀!唐绍仪愚民,杀!袁世凯专横,杀!章炳麟阿权,杀!有人持有这样的观点,认为这篇只有24字的文字是杂文的“鼻祖”。小编实在不敢苟同,这哪里是文章啊,简直就是标语嘛!充其量不过是对仗不太工整的排比句。所以说,历史上有很多说法,造成了杂文的“畸形传播”,是本来该是如此多娇的杂文,在人们心中的理解只有“匕首标枪”那么狭隘。

二、编辑的问题。有很多杂文集,如果是个人杂文集还强一些,如果是杂文合集,那么那种关于生活的小品文、关于人生的抒情文可就遭了殃喽!当然,在此说的就是纸质的杂文集。编辑往往认为杂文就该是有气势有血性的力量之文,平淡的杂谈就消失了,毕竟还有散文集来接纳他们呢。编辑们的意识不清,理解狭隘,也是杂文误读的一大原因。

三、作者的问题。作者读者。在清末的复古一派宋诗派就有“不俗和变脱”这种说法,为首的就是最能代表宋诗派理论追求和美学成就的何绍基、郑珍。这是作者的信仰,认为写作诗就要突破极限,用词用句就是要抛弃“俗”。可是汉代董仲舒还有另一说啊,那就是“不避俗字俗句”。况且,这些做学问写文章之法都不是太绝对的。不是说用“俗”的人就不思一日三餐,也不是说用“俗”的人就不能大胆变脱一回。推而广之,杂文的写作者也是如此。作者的写作理念造成了风格上的趋同性,缺乏变化。比如说李承鹏,读过他文章的人,几乎都要夸赞大眼文字老道,用笔灵活,可是这种灵活只是限于对热点评论、政治敏感事件的抒发上。仿佛就是非犀利非批判不能入文似的。

四、读者的问题。读者也是时候转变自己的阅读观念了。当然,你也可以不转变,毕竟任何人都有处置自己观点的权利,何况阅读该是一件自由闲适的事,少一些功力也好。但是,杂文的确是批判讽刺犀利辛辣的读起来感觉甚好,但是生活小品读起来未必就俗不可耐。有时候在辛辣中来点咖啡或者开水,你也会感觉后味无穷、美妙无比呢!

我们对于杂文的“误读”不是偶然的,很多因素造成了这一狭隘现象的产生,这也恰恰暴漏了我们对“杂文”这一文体的浅薄,面上熟悉,实际生疏。所以,我们该做的,要做的还有很多。

 

分享:
标签: 杂文 误读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方鸿渐本人对各类杂文具有浓厚兴趣,尤其是对辛辣如四川妹子,犀利如背后捅刀的杂种杂文情有独钟。出身于汉语言文学专业,关注社会百态,人生万象,感慨颇多。长期探索研究杂文概况,历史,特征,以及新时期变迁。另外,擅长于杂文原创,社会热点评论,诚邀杂文爱好者共聚一堂,共同进步!